11月3日,2018年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,IG电竞俱乐部以3:0的战绩战胜欧洲强队FNC,为中国赛区夺得了LPL第一个冠军。

  IG夺冠两天后,腾讯发布公告称,《王者荣耀》健康系统已经稳定运行并顺利升级,即将完成全体用户强制实名校验。腾讯将把这项经实际验证有效的防措施作为标准配置,在全线游戏产品中启用。

  电竞万众瞩目一飞冲天,网络游戏却在中,为了求得不得不俯首帖耳。一母的两兄弟,境遇却如此不同,这不免让人感叹。

  这一天,《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》发布,通知内称由于机构,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,且并未明确暂停期限。

  当时从业者们也没有顾虑太多,正常地推进着游戏产品的研发进度,地等候着游戏版号的恢复发放,然而这一等就到了2018年年底,很多小的游戏公司就在这样的等待中活活被饿死。

  中国两大游戏公司腾讯和网易也了前所未有的危局。腾讯上半年市值蒸发1.2万亿元,动态市盈率跌到了30倍以下。网易股价同样跌幅不小,股价一度几近腰斩。两家游戏巨头的,或多或少也能反映出中国游戏市场最真实的发展情况。

 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8年4~6月移动游戏产业报告》和《2018年1-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18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整体收入增速为5.2%,自2008年以来增幅首次跌到个位数。与此同时,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增长同比也基本陷入停滞,5.3亿的总游戏人数已经基本没有太大的上升空间。

  然而2018年这种游戏行业的大寒潮却对电竞产业没有产生丝毫影响,相反电竞借着亚运会的东风一高歌猛进,IG夺冠后,中国电竞热潮达到顶点。

  2017年,我国的电竞产业规模就已经达到了770亿元,2018年预计超过880亿元。而参与游戏人数在过去三年内增长了20%,预计2018年用户规模将达到4.3亿人,这意味着我国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。

  和国家整顿网络游戏之前游戏市场的火热状态类似,当年的电竞也曾短暂风光过。

  2003年11月28日,电子竞技运动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运动项目。立项之后,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(CEG)在2004第一季度揭幕。CEG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主办,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华奥星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承办,是首次举办的全国最高级别的电子竞技大赛。

  这是有史以来中国电竞行政级别最高的联赛,真正的国字号联赛,选手拿国家运动员证,俨然已经被划为了真正的竞技体育范畴。

  可惜这个并没有能够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,线日CEG联赛开赛,两天后,下发了《关于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》,这标志着开电视节目对“网络游戏”的彻底,注意这里的网络游戏被定义为“能够利用互联网进行的游戏”,后来甚至被扩大到了“任何带网络连接功能的游戏”。

  令的结果就是《电子竞技世界》、《游点疯狂》和《游戏玩家》等一大批游戏节目停播,《动漫情报》因为有主机游戏类的介绍要求整改。5月18日的另一次会议上又一次强调“电视机构一律不得开设电脑网络游戏类栏目,不得电脑网络游戏节目”

  当年的一纸后,各大就再也没有过任何有关游戏、电子竞技内容的节目。CEG不久后倒闭。在2011年王思聪正式加入电竞行业之前,中国电竞已经在中徘徊了数年。当时电竞选手普遍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,所谓的训练其实就是一个几十平米的出租房。没有赞助,工资微薄,每天训练10小时以上,生活开销基本全靠参加比赛所获来的金。

  即便如此,电竞的发展一直没有停滞,伴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,电竞再一次逆袭。但从国家层面来看,电竞仍然没有得到真正的认可,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了雅加达亚运会。

  在电竞宣布进入亚运的那一刻,许多人看到了改变的曙光,中国电竞队伍是个多年后再一次登上世界竞技场,听到这个消息,很多网友首先想到的是“这都是为国争光了,CCTV能不能播一下?”

  然而一切都是空欢喜,在雅加达亚运会公布的电竞项目直播的渠道信息中,并没有提到在中国地区,就连决赛,也并且有明确的信息表示一定会播。

  相比电竞大国韩国,除了有浩荡的出征仪式,除了直播平台 Afreeca 以外, SBS、KBS 也都有直播;直播过程中,不仅有专业的解说,还会在比赛过程中插入规则、玩法的介绍,方便没接触过这个游戏的人也能看懂。

  中国的电竞显然还没有这样的待遇,而的态度也或多或少会让中国的电竞爱好者感到失望。

  电竞再一次站了起来,如果想要稳步走下去,还要记住几个字:猥琐发育不要浪。

  和在几年前电竞也是洪水猛兽的一部分一样,网络游戏近年遭到了的猛烈,在面临的审题上,电竞产业也一点不比游戏宽松,游戏行业发展所面临的风险也同样会降落到电竞产业头上,在这一点上,电竞行业应该与游戏行业同气连理。

  游戏产业的市场规模爆发式增长的背后,导致大量热钱涌入,国内的游戏产品、从业人员、产业链条参差不齐,一直到去年,这种生长终于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注意,并展开了去产能的行动。这种打击对于游戏行业来说无疑是腰斩式的,这种行业发展的阵痛我们无法预知会持续多久,但对于正在爆炸的电竞产业来说,有非常多的借鉴意义。

  如今电竞热席卷中国,大量资本、人口涌入电竞产业,很容易产生一种浮躁的行业气氛,不加地引入资本,固然会使产业迅猛发展,同时也会带来生长的隐患。作为电竞产业从业者,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巩固当前取得的成绩,一边发展一边巩固电竞产业的核心业务与核心价值,千万不能以开枝散叶的心态去发展。

  游戏行业的生长期中产生了很多带有社会负能量的东西,游戏产业以赚钱最大化为目标,了自身作为文化产品的价值,导致社会主流无法接纳游戏作为一个文化产品,对电竞来说,即便成功进入亚运会赛场,但主流将游戏作为来映衬电竞体育化。

  对待电竞的态度虽然在松动,但这建立在电竞是一门体育竞技的基础上,脱离这个基础,脱胎于网络游戏的电竞短时间内无法真正得到的认可。